班国瑜:个性化教育 开发线上批改作业APP

青年报见习记者 陆安怡

    上海课课网络有限公司CEO班国瑜。受访者供图

“打开‘课课’APP,学生可以将作业拍照上传,由线上教师批改讲解,同时教师可以按量计费,获得收益。”上海课课网络有限公司CEO班国瑜滑动手机,向青年报记者演示着“课课”APP。他说,每个学生个体是不一样的,“课课”平台能帮助家长检查孩子作业,帮助家长和老师共同参与孩子的学习,实现个性化教育。

青年报见习记者 陆安怡

第一桶金赚到百万

班国瑜是个来自贵州黔南的85后布依族男孩。因家人长期在沪经商,从小耳濡目染的他,在上大学期间,就迈出了创业的步伐。

2010年,还在上大二的班国瑜注意到,很多商场都有“维络城”智能终端,用户凭借“维络卡”就能在终端上打印优惠券,非常受年轻人欢迎。于是,他联想到打造大学版“维络卡”,搭建网站,展示商家优惠信息,同时出售优惠卡,供松江大学城学子享受周边的商家折扣。

“学生花30元购买一张卡,可以用四年。”班国瑜回忆道,“我们用一个半月与400多个商家达成合作。而且松江大学城约有10万名学生,我们一年售出了4万张卡。”他透露,当时这个项目赚了100多万,但合作商家由于折扣的关系,从中获利较低,不愿继续合作,首次创业还是失败了。

在此之前,班国瑜在网络上了解瑜伽风靡海外,敏锐的他感到这股风也将吹到国内,便学习考取了瑜伽教练证,成为了一名兼职教练。当时,他每小时收入七八十元,最高峰时为一家企业培训,一节课赚了5000元。

他注意到松江大学城只有一家健身馆,无法满足学生及周边居民的需求,于是在2011年,班国瑜在松江开设了一家瑜伽馆,生意非常火爆。此后,他还开出了两家分馆,但因为当时市面上掀起了瑜伽场馆热,竞争非常激烈,而客户流动率却很高,其他的连锁瑜伽机构表示愿意收购他的瑜伽馆时,他也乐于接受。

为侄子解答作业时的灵感

两次创业结束后,班国瑜到云南游历,在青山绿水间思考人生规划,“是进入公司上班还是继续创业?”他笑言,“我从未进公司上过一天班,不过我想建立一家大公司。”

身在云南的班国瑜常在微信上为侄子解答作业难题,“他们经常将作业拍照,发给我,一周会收到好几次。”他说,这个现象引发了自己的思考。

于是他回到上海,开始了为期七个月的调研,发现学校老师都会让家长检查孩子的作业并签字,学生家长普遍存在检查批改作业的需求。他认为,“这是老师优化工作效率的方式之一,而且作业能考核学生对于课堂讲解的掌握程度,类似于企业的KPI,在未来很长时间内不可能消失。”

为此,2015年,班国瑜开始着手建立“课课”平台。他在张江等高新科技区“蹲”守了几天,和那里的技术人员套近乎,了解搭建平台方面的技术知识。弄清楚了Java、PHP、iOS系统和安卓系统之后,他邀请在IBM日本公司从事技术工作的发小来公司担任技术总监。同年,公司完成了50万元种子轮融资,开始开发产品。2016年,“课课”平台正式面向市场推广。

计划开展线上辅导业务

“课课”推广一年多来,已经拥有了140万家庭用户,最高日活跃用户为十多万。班国瑜介绍说,“将批改作业的任务交由平台完成,可以增进亲子互动的时间。”而且,平台上的注册老师是在读大学生和正式教师,更专业,针对性也较强。“二、三线城市的年轻教师收入较低,还可以通过平台赚取补贴。”

目前,公司刚实现盈亏平衡。平台为学生检查一张作业,收取0.75元,而讲解错题、答疑按每分钟1.5元计算,这样的收费并不高,虽然能吸引许多流量,但很难实现高额利润。班国瑜回忆道,公司初期,由于缺乏资金,开发进度跟不上,差点发不出工资,“我不断地见投资人,终于在发工资的前一天拿到了投资。”

如今,公司为培训机构提供技术支持,盈利模式更为丰富,现金流也比较稳定。他感概地说,前两年,孵化器非常火热,近来逐渐降温,创业的人也比以前少了,“几年前,我认识四十多个创业的朋友,现在只有两个人还在坚持创业。”他认为,遇到困难时,不要轻易放弃,再忍耐坚持一下就过去了。

谈及未来,班国瑜表示,辅导行业比较热门,不会“退烧”,下一步,他正在计划在线上开展辅导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