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9版:城事

上一版  下一版   

 

2019年04月15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首张上镜黑洞起名Powehi

意指“无限创造的黑暗源泉”2019年黑洞观测计划已提交

青年报记者 郭颖

    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沈志强科普黑洞。青年报记者 郭颖 摄

“观测黑洞都需要提前一年提交计划,2019年的计划我们已经提交。”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台长沈志强昨天在上海科技馆举办的上海科普大讲坛第118讲“‘看见’黑洞”讲座中透露,早在2016年世界EHT(事件视界望远镜)联合组织还没有成立时,上海天文台已经提交了2017年的黑洞观测计划。

青年报记者 郭颖

研究黑洞23年,当北京时间2019年4月10日21点人类首张黑洞照片发布时,沈志强由衷地说道:“终于看到你了。”

青年报记者从讲座中获悉,目前这一人类首个拍摄图片的黑洞名字已经有了,叫“Powehi”,是个夏威夷名字。对于该名字,美国夏威夷JCMT副主任曾表示,“这个名字非常好,用一个名词就把我们需要10分钟才能解释清楚的黑洞解释清楚了”。

据悉,“Powehi”是夏威夷语,意思是“无限创造的黑暗源泉”。Powe-hi一词取自18世纪描写夏威夷宇宙创生历程的一首颂歌。EHT项目共使用了分布在世界各地的8座毫米波射电望远镜,其中有2座位于夏威夷毛纳基休眠火山上。而M87星系中心黑洞的发现,利用了位于夏威夷莫纳克亚的8.1米口径的弗雷德里克C吉列双子座望远镜。

事实上,早在1999年,世界天文界就有了联合全球多台望远镜形成“事件视界望远镜”联合观测的概念,2007年正式提出,但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设备又“拖”了10年,直到2017年,才正式观测拍摄黑洞。整个过程只用了10天,对于M87中心的黑洞M87*真正采用的数据是5天。

为什么要用这5天的数据? 沈志强连说“运气”,因为观测结果取决于天气条件,全球6个点8个台站都要天气好才行。“而且,由于M87*的质量根据两个方法估算相差近2倍,也就是对应的黑洞阴影相差近2倍,目前观测到的阴影发现刚好是大质量值,所以,最后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还是很幸运的。”

据介绍,观测取得的数据足足有3500个T,为了校验确定最后的结果,这些数据由多个团队独立处理分析,再相互比较。

沈志强介绍说,图像重建用了3种办法,跟之前科学家预言的模型进行比对,最后呈现的就是4月10日发布的结果。“发布时间是2018年底确定的,因为不光是发布一张图这么简单,这次结果共发表了6篇论文,每篇论文非常长,有几十页,每一部分都要通过论证,我们春节时都在快马加鞭,最后准时发布,再次体现了国际合作的意义。”

[相关]

黑洞照片的颜色不是真实的?

事实上,大家看到的黑洞照片中火光一样的颜色并不是真实的。此番一同走上科普大讲坛的中科院上海天文台副研究员左文文在分享黑洞秘密时科普道:“这里面的光看起来是红色或者黄色,其实这个颜色并不重要,喜欢的话也可以用绿色、蓝色,这一张照片最重要反映的是在不同的位置它的光的强度,重点强调亮度分布图。”

左文文坦言,首张黑洞照片确实没有那么高清,但已经非常了不起,因为,“我们已经达到从地球看月球上一只橘子的水平。”随着将来分辨率的提高,可以做到更好,包括灵敏度的提高。

由于观测黑洞拍摄的数据过于庞大,这些数据无法直接通过网线或者光缆传送,只能用特质的硬盘去拷。“这种观测受大气影响很大,基本上要在世界上最偏僻、最高的地方进行,比如说跑到南极,跑到四五千米的高山上观测,那里环境比较恶劣,用特质的硬盘拷好数据后,然后再带回来。”左文文说,“这次观测M87中心黑洞没有用南极的望远镜,将来我们观测银河系的黑洞,可以用到南极的望远镜,光是这个数据拷过来就得半年,因为南极一个往返可是不得了的。”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