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5版:2019全国两会

上一版  下一版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85后”邮件接发员柴闪闪代表:制定国家统一服务标准

将智能包裹柜列入小区基础设施

青年报·青春上海特派记者 刘昕璐 北京摄影报道

    柴闪闪

青年报·青春上海特派记者 刘昕璐 北京摄影报道

本报讯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上海站邮件处理分中心邮件接发员柴闪闪,赶在全国两会会期结束前又提交了一份建议,他从自己职业角度出发,结合增强服务民生能力,提出将智能包裹柜、智能信报箱作为城市建设(楼宇、小区)配套基础设施。

末端投递问题困扰寄递企业和社会公众

15年前从湖北来到上海后,作为中国邮政集团公司上海市邮区中心局上海站邮件处理分中心的一名邮件接发员,这位“85后”就一直奋斗在邮政系统的第一线。每天1万多袋邮件的处理,柴闪闪逐渐从一名普通农民工成长为了青年业务骨干。

近年来,随着我国电商的蓬勃发展,网购消费形式迅速普及,快递业务量迅猛增长。仅2018年就超过500亿件,业务规模连年稳居世界第一位,有效促进了商品流通和国民经济发展。

柴闪闪说,随之而来的是,邮政企业和社会快递企业投递压力越来越大,末端投递瓶颈问题日益凸显。“快递员劳动强度日渐增大,每天工作时间长,仅靠增人已难以满足业务发展需要;客户更加注重个性化需求和服务体验,但快递员投件和客户收件时间不匹配,投递员往往要与客户进行多次电话联系,耗时耗力,投递效率低;有的客户出于保护个人隐私和安全等原因,不愿意接受上门投递,希望就近自提。因此解决好末端投递问题是所有寄递企业和社会公众面对的共同课题。”

智能交互终端需要制定国家统一服务标准

“布放和推广应用智能包裹柜、智能信报箱是提高寄递企业投递效率,满足客户需求,有效解决末端投递‘最后一公里’问题的有效措施。”柴闪闪说,从行业发展情况看,目前在众多运营商的共同推动下,智能包裹柜作为线下物流的交互终端,已经成为快递行业的重要末端服务设施,也是减少快递员在单位门口摆摊,在社区、校园频繁穿行,实现规范社区、校园管理的有效方式。

他援引国家邮政局数据说,目前主要企业布放智能包裹柜25万台,另有报告预测,到2020年全国智能包裹柜需求数将达75万台。

然而,智能包裹柜行业竞争激烈,邮件安全和信息安全存在一定隐患。“目前,智能包裹柜建设企业约有20家,由于运营主体分散,缺乏有效监管,邮件安全和用户信息安全存在一定隐患。”柴闪闪还发现,智能包裹柜与楼宇建设不配套,标准不统一,未能发挥公共服务效应。与此同时,传统信报箱也不能满足发展需要,客户体验不佳。

“住宅社区传统信报箱功能单一,仅适用居民信函及报刊的投递和接收,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快递包裹投递需要,且无法发送取件通知,造成居民无法及时接收邮件,服务体验不佳。居民对信报箱依赖程度越来越低,导致整体使用率低,造成大量资源闲置。”柴闪闪如是说。

为此,他建议,相关主管将智能包裹柜、智能信报箱列入住宅楼房建设配套设施,推动新建楼盘将智能包裹柜、智能信报箱作为配套服务设施进行统一规划、统一设计、统一建设、统一验收,并将智能包裹柜、智能信报箱列为打造城市“智慧城市”“智慧社区”的民生工程,对老旧住宅小区进行补建,并要求物业部门免费提供安装场地等政策支持。

“其间,需要制定智能包裹柜国家标准,修订智能信报箱国家标准,实现信函、报刊、包裹综合投取,并自动向收件人推送取件通知信息等服务功能。”在柴闪闪看来,亦不妨对传统信报箱改造升级为智能信报箱给予资金补贴,从而实现普遍服务、快递服务一体化投递,打造集约化、智能化的共享末端便民服务平台,在此基础上,继续叠加更多便民服务功能。

此次两会稍早阶段,柴闪闪已经提交了有关快递外卖行业中农民工更好融入城市的建议,以及有关从全国层面促进快递包装绿色化的建议。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