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3版:脸谱

上一版  下一版   

 

2019年01月25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00后的高中啥样?00后来记录

高三女生拍满40余卷胶卷拟制成相册 今后还将拍摄大学生活

青年报记者 陈晓颖

    上课打盹、体育课、掰手腕……上海“00后”高中生叶芷灵用胶片记录高中生活并打算制作成相册。

    受访者供图

在用美图软件和自拍“神器”记录青春的时代里,上海市张堰中学高三在读的叶芷灵同学用一年多时间,以1500余张照片底片记录下她高一到高三的学习与住宿时的生活点滴。“00后”小叶给自己用胶片记录校园生活的上千张照片起名为《我的中学生活》。

青年报记者了解到,她在2016年10月进入高中读书后打算用胶片拍摄日常生活,目前已经拍满了四十余卷胶卷,有1500余张底片了。

青年报记者 陈晓颖

“如今胶片摄影的方式已不算主流,我想用更‘复古’的拍摄方式记录‘00后’们的生活,有‘反差萌’。”

父母一直支持小叶坚持摄影爱好。“我妈妈从事协管工作,爸爸从事的工作与艺术无关。但他们发现我拍照的角度很特别。从我读初中时就带我去专业老师处学习。”叶芷灵说自己在读初一时,就在金山青少年活动中心学习摄影。在进入高中后,叶芷灵在老师建议下用胶片记录高中校园生活。从此,她便一发不可收拾。

在高三前,每个月小叶在学校基本上都会“拍满”一卷胶卷。为何不使用方便拍摄的手机或数码相机记录生活呢?叶芷灵表示,她在学习摄影时接触到胶片拍摄后被成像效果的颗粒感和因冲洗、拍摄过程中的不稳定导致的随机性所打动。“加上如今胶片摄影的方式已不算主流,我想用更‘复古’的拍摄方式记录‘00后’们的生活,有‘反差萌’。”

在2016年10月军训时,小叶便用相机拍摄军训休息、宿舍同学放松吃夜宵、敷面膜的场景。“刚开始进入学校我拍得不太‘上道’。”叶芷灵说自己当时看到好玩的场景都会举起相机拍摄。同学洗头发、在下课后同学打盹、室友在寝室里偷偷用手机……种种高中学生的生活场景都会记录在胶片上。谁都有学累了的时候。一次小叶在下课后转头发现同班同学为追求平躺式睡姿,直接睡倒在了地面上。小叶觉得有趣,咔嚓一下拍下了这一情景。“还有一次自习课上,一位男生在想打盹时将校服上衣拉过头顶,并遮住了头。旁边同学见一个用白色校服包裹起的头,顺手将眼镜架在了上面。”小叶也用胶片相机留住了同学搞怪的画面。

她拍摄的照片中既有同学们有趣的姿态,也有同辈们带着时代特色的行为。在智能手机普及后,谁的青春里没有自拍?在2018年9月进行的校园成人礼上,小叶记录下同学们互相结伴自拍的样子。叶芷灵的同班同学、同宿舍的姑娘们也从最初面对镜头的不习惯、不适应,变得对此习以为常。

“上体育课时担心磕碰,相机就攥在手里了。”“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就是在运动会前进行的广播体操环节,三位同学在跑道上做出不同的动作。”

“进入高三后,我的学业压力更大了。”叶芷灵所拍摄的内容也多了春考、合格考前的场景。她拍摄的数量也从一个月36张减少到一个月拍半数。即便学业压力大,她还是希望能用相机将同学们在课堂学习、下课休息打盹的片段都印在图片中,记录着“00后”们的高中生活。

不过平时上课时,叶芷灵还是以听课为主。偶尔看到光线与教室的一些装饰搭配出美景时,她偶尔也会从口袋中拿出相机,“咔嚓”一下记录景色。

在读高三前,叶芷灵基本上都会把作品带给青年中心的摄影老师,一方面指导照片拍摄,另一方面帮她冲洗一些照片。摄影老师也会挑选一些角度独特、画面感较强的照片扫描为电子版,方便上传网络。

一开始,叶芷灵用自己零用钱买了一个百元的胶卷相机。“在学校,相机和我基本上不离身。”叶芷灵甚至在上体育课跑步时,都会手里紧紧攥着相机跑步。

叶芷灵告诉记者,如此“操作”是由于她想把握每时每刻在校园发生的场景,上课时相机都会在她校服口袋中装着。“上体育课时担心磕碰,就攥在手里了。”

也正是在高一体育课上,体育老师看到小叶一直拿着相机,询问后才知道她有着摄影爱好。于是学校举办运动会、文艺节等活动时,老师都会找她协助拍照,记录校园生活。

“但在内容上,我给学校拍活动照和我用胶片拍摄还是有区别。”叶芷灵介绍说,她用胶片记录的多是体现当代同学生活的近景,也会侧重于局部特写体现情绪。“比如我很喜欢的一张照片就是在运动会前进行的广播体操环节,三位同学在跑道上做出不同的动作。”在叶芷灵看来,这些细节正体现了高中生眼里的寻常日子。

读高二时的叶芷灵收到妈妈送给她一个使用起来更稳定的新胶片相机。“女儿并非心血来潮,一直坚持拍摄胶片照记录生活。我也无条件支持她。毕竟摄影也是学习生活的放松方式。”叶芷灵的妈妈也会为小叶定期购买胶卷,鼓励她在读书坚持培养兴趣爱好。

“今年高考结束后,我希望能进入大学读一些与摄影有关的专业。”小叶说,进入大学后,她说不定还会用胶片继续记录“00后”的大学生活。

别看小叶年纪轻轻,她所拍摄的摄影作品曾获得不少比赛评委的认可。

2015美国《国家地理》全球青少年摄影大赛中国赛区暨“童心中国”全国青少年摄影大赛中获离奇而又真实类一等奖、《遮阳“伞”》获得2015“成功杯”上海市青少年摄影作品创作实践活动初中组一等奖、《一眼一万年》获得2015-2016中意友好青少年摄影作品展中国作品初中组金奖……她也曾获得2014上海市青少年摄影大赛“十大优秀少年摄影师”的称号。

“今年高考结束后,我希望能进入大学读一些与摄影有关的专业。”小叶说,她打算今年从1500余张照片中筛选一些制作为实体相册。进入大学后,她说不定还会用胶片继续记录“00后”的大学生活。

“有两位前辈都拍摄过校园生活专题照片,一位是拍《80年代中学生》的任曙林,另一位是《我的大学》作者赵钢。”叶芷灵在金山青少年活动中心的摄影老师翁唯一看来,“小叶年龄资历都浅薄,与两位前辈的作品无法相提并论。但每个时代的烙印在他们的作品中迸发着各自特有的光芒。三个时代的画面记录见证了中国三十几年教育改革的巨大变迁,也是时代前进的缩影。”

这两位记录青春生活的“前辈”对叶芷灵的摄影也有着一定影响。“在翁唯一老师牵头下,我在2018年5月还与赵钢见面了。”叶芷灵介绍说,她与赵钢介绍了自己的摄影作品,也通过交流,对精确表达画面内容有了更深的理解。

征集小人物

如果你的身边有绝不渺小的小人物,如果你有不凡的凡人故事想与大家分享,请与本版联系:qnbxiaorenwu@sohu.com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