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头版

下一版   

 

2018年02月13日 星期二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下一篇

 

青春担当 除夕夜不回家 守岗位保平安

农历新年已经进入倒计时。万家灯火、觥筹交错的大年三十,提篮桥监狱里的不少值班监狱民警又将在岗位上度过。从警7年的林子昂,今年将迎来岗位上的第五个除夕夜。青年民警李易,刚领完结婚证的第一个除夕夜,依旧在岗位上度过。囫囵咽下的年夜饭,全神贯注地值守,感受着电视上热闹的春晚,这就是他们的除夕夜光景。

■05

鸡年已经进入倒计时,万家灯火、觥筹交错的大年三十对提篮桥监狱里的值班监狱民警而言就像是两个世界。今年年三十,将依旧有一批监狱民警坚守岗位。

从警7年的林子昂,今年将迎来第五个岗位上的除夕夜。青年民警李易,刚领完结婚证的第一个除夕夜,也依旧在岗位上。

囫囵咽下的年夜饭,看着犯人看春晚,微笑着看着他们互道“新年快乐”,这就是他们的除夕夜光景。

青年报记者 周胜洁

年夜饭

食堂吃“圆台面” 一天唯一的放松时刻

“年三十食堂有圆台面,鸡鸭鱼肉都有。”想起去年第一次在岗位上过的大年三十,提篮桥监狱七监区主管民警李易最先提到的就是年夜饭。

作为主管民警,最主要的工作便是管理罪犯日常行为,通过科学手段对罪犯进行疏导、教育。工作繁琐且压力大,连吃饭都是打完饭菜在岗亭里吃,需要时刻绷紧神经应对突发事件。

年夜饭难得可以坐上食堂里一年一度的“圆台面”,菜色丰盛,可乐备全,是一天中唯一能稍微放松的时刻。纵然如此,吃年夜饭也需要轮岗,傍晚5点第一批,6点换第二批,寒暄几句,提早道一声“新年快乐”,他们吃饭的特点依旧是“快、快、快”,岗位上不能缺人。

从警三年的李易,去年年三十是第一次在值班中度过,印象最深的就是“蹄髈味道很好”,还喝了两杯可乐。

1米9的个头,目光炯炯有神,从警前的李易是一名击剑运动员,2001年进入上海击剑队,参与过全运会、世青赛,运动员头衔顶了14年。直到2015年,他脱下运动员队服,穿上了警服。

当运动员时,每年春节都会放除夕和年初一2天假,李易从未缺席过与父母亲戚的年夜饭。当上监狱民警后,今年将至的除夕夜是他连着第二年在岗位上度过。

提起年夜饭的还有从警7年的林子昂。从上海政法学院监狱学专业毕业后,林子昂先去隶属于上海市监狱管理局的军天湖监狱历练了三年。

监狱位于安徽,三年里他值了两个年三十的班,加上春节值班,整个春节他没机会回上海的家。军天湖监狱远离市区,一到过年周边店铺、超市全部关门,他只能开启囤货模式,年三十的伙食相比平时要好,但林子昂还是匆匆吃完继续上岗值班。

回到提篮桥监狱上班四年,林子昂成为提篮桥监狱二监区的主管民警,管理20多名犯人,以暴力犯为主,今年年三十是他四年里在岗位上过的第三个除夕。

对今年食堂的“圆台面”和年夜饭的菜色他还略有期待,“倒不是我有多喜欢吃饭,只是吃饭是一天中唯一能稍微放松的时刻。过年,犯人可以有过年的心情,但我们不能有过节的状态,必须时刻注意犯人动态,确保监区平稳有序。”

除夕夜

用钥匙“干杯” 就像自己敲响新年钟声

春节是一个阖家欢乐的节日,一些犯人会思念亲人,产生情绪波动,这时候监狱民警变身“知心人”,甚至是“保姆”。

林子昂看管的犯人中就有一名“三无人员”,那一阶段他属于家里“无汇款、无接见、无信件”。去年春节前,监狱组织外地籍犯人拍照寄回家,这名“三无人员”也将新拍的照片寄回家,却没收到任何回复。

到了年三十前,他常常为一些小事和其他人吵架,出工干活效率极低,情绪明显有了波动。林子昂注意到他的状态,开始找他谈心,花了10倍的精力疏导,让那名“三无人员”也意识到需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到了年三十晚上,他表现正常了,让林子昂松了口气。

同样的事,李易也碰到过。去年过年前监区新进一名重点犯,与家人关系疏远,又因为胃里有钢钉,不能吃大鱼大肉。随着春节的临近他情绪变得越来越容易激动,李易对他进行特别关注,提前谈心,年三十吃年夜饭时还特意走到他身边关照“不要乱吃”。看春晚时,李易通过监控探头着重观察了他的表现,一切正常。这是李易第一次没陪家人一起过除夕,但李易觉得,还是别有意义。

在提篮桥监狱,除夕值班分上夜和下夜,一般从晚上11点多关牢房门收封后到凌晨1点为上夜,结束后在监区备勤。值下夜的监狱民警则从凌晨1点至一早7点开牢房门后,再值一小时,直到上午8点换岗下班,可以回家过初一。

去年年三十,李易值的是上夜,晚上11点多开始收封,监区100多扇牢房门都需要手动关上上锁,一路关门一路响起“砰砰砰”的声音,他们都打趣说像自己在敲响新年的钟声。等收封结束,零点刚过几分钟,两位值班人员相互用钥匙“干杯”,互道一声“新年快乐”。

“这也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一种,监狱民警的工作挺枯燥的,所以要培养自己发现美的眼睛。”

随着大年初一一早值班结束,林子昂也换下警服走上空荡荡的街道,有那么十多秒,他要想想“我在哪”,才能回到正常的社会中。

[心声]

李易:婚后第一个除夕在岗 渴求荣誉感

李易至今记得,当年刚入职去警校培训,看到“忠诚为民,无私奉献”的横幅,听到教官说:“你们选择了从警,就是选择了艰辛与奉献。”他决心要对得起这身制服。

这三年,李易体会到了不比运动员生活轻松的监狱民警生活。当运动员时,春节还能享受到除夕和大年初一休息的福利,当民警则完全不能保证。

当运动员时,他每天训练六七个小时,击剑步伐、动作、移动等基本功都要训练。作为监狱民警,从每天讲评、每周周记中去了解罪犯的思想动态,也是时刻都要做的基本功。这也让这份工作变得枯燥与繁琐,容易产生职业倦怠感。“长时间适应枯燥的工作,时间久了如何能发现问题,就需要用心了。”

就在上周,李易和在女子监狱工作的女友领了结婚证,开始新一阶段的生活。本来在他的想象中,领证后的第一个除夕,小夫妻应该和双方父母一起过。结果今年除夕,不但他要值班,妻子也被安排值班。虽然心有遗憾,但同在一个系统,两人相互理解间就准备这么度过这婚后第一个除夕。

他觉得,年三十值班不算什么,不能陪家人也只能把愧疚放至心底,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份职业能带来一些荣誉感,而不是一部分人的误解,“家人能理解,服刑人员家人能配合,职业能受到别人的尊重,就最好了。”

林子昂:值班是监狱民警的个人修养

想起第一年除夕不能在家过,那时林子昂还是掩饰不了自己的失落。亲戚一大家子吃年夜饭,父母也没被少问:“怎么儿子没来?一年到头那么忙啊?”

那年军天湖监狱还给监狱民警发了信封和信纸,林子昂第一次认真给父母写信,让他们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家里的中华田园犬贝贝,信纸还附有监狱的鸟瞰图,他特意标注了自己所在的位置,并郑重地告诉父母:“今年不能回家过年了,我这里很好。”

如今再值年三十的班,林子昂说自己练就了“心如止水”,已经习惯了。考虑到不少外省市的同事要回家过年,每当问到他年三十可否值班,他都会说:“可以可以,我家里都可以安排。”

别人抢红包时,他值班,别人看春晚时,他看着犯人看春晚,别人迎来新春进入梦乡后,他还在岗位上值夜。

虽然枯燥繁琐,但林子昂觉得,值班是监狱民警的个人修养,心态是可以调整的,既然选了一份工作,就要用心做,包括用心对待年三十的寂寞。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