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4版:脸谱

上一版  下一版   

 

2018年01月26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85后”复旦大学教师赴云南“驻村”扶贫

“千万户村民的故事就是中国故事”

青年报记者 刘春霞

    张志强看望手术成功后的佳佳。 受访者供图

本周三中午,“沉睡”了2个半小时后,来自云南大理永平县曲硐村的6岁女孩佳佳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完成了马蹄内翻足畸形矫正手术,后续恢复顺利的话,几个月后,她就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像其他小朋友一样正常走路!

佳佳手术时,等在手术室外的,除了她的妈妈和阿姨,还有被她称为“阿爷”的张志强——在曲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复旦大学学生工作部教师。当听到“手术很成功”时,张志强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变成了欣慰。而带佳佳来上海治脚,只是这个“85后”村官一年来为村民所办实事中的一件。 

青年报记者 刘春霞

“我第一次见到这孩子时,就暗下决心要帮她把脚治好。在农村,像佳佳这样脚有残疾的孩子,很容易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和欺负。”

1月21日,张志强带着6岁的佳佳以及佳佳的母亲、阿姨风尘仆仆赶到了上海,当天抵达上海时已近21点半。第二天一早,张志强就前往位于闵行的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为佳佳办理住院手续。

“我第一次见到这孩子时,就暗下决心要帮她把脚治好。”张志强说道。

去年12月下旬,在永平县曲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的张志强带领一支复旦大学的医疗队到曲硐村义诊,在村里的博南卫生院,张志强得知村里有个年轻妈妈经常带着女儿来买药,小女孩的脚有残疾。“我就想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于是第二天一早8点钟就到卫生院等,结果因为不认识她,在路上擦肩而过。”

第三天,张志强又来到卫生院,终于见到了佳佳和她的妈妈马女士。交谈中,张志强得知,佳佳出生时,两只脚都存在问题,经过按摩等措施,左脚恢复了正常,但右脚却最终成了马蹄内翻足畸形。

“孩子的脚这样,怎么不早点去治?”他问。“她爸说要再攒点钱。”佳佳妈妈答。看着孩子胆怯的眼神,张志强暗下决心,要帮佳佳治脚,“在农村,像佳佳这样脚有残疾的孩子,很容易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和欺负。”

张志强拍了佳佳右脚的照片,拿给正在村里参加义诊的复旦大学医疗队的骨科医生看。“当时医疗队的医生建议找上海的小儿骨科医生看,更有针对性,所以我又辗转找到了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小儿骨外科的王达辉主任。王主任看过照片后,说手术可以做。”

确定了佳佳的脚可以手术治疗后,接下来就是筹措手术费用。“这个手术的手术费在3-4万元,再加上她们来回的交通费和在上海期间的食宿费用,总费用大概需要4-5万元。对于他们贫穷的家庭来说,这个费用是无法承担的。”张志强说道。最终,经过他多方联系沟通,在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复旦大学赵芳教授的帮助下,佳佳的手术费用筹齐,而复旦大学校友章滨云则承担了她们来回的交通费和食宿费。

1月24日上午10点,佳佳被推进了手术室。手术室外,张志强和佳佳的妈妈、姨妈焦急地等待着。12点30分,手术结束,当听到医生通报“手术很成功”时,张志强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才算落地。“这两个半小时可真是漫长。”张志强说,拆了石膏后,还需要支架矫正,“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几个月后她就能正常走路了。”

“刚到村里的时候,摆在我面前的是饮食关、气候关、语言关等一系列困难。”“现在我的方言已经很标准了,再加上晒得比较黑,都以为我是当地人。”

2015年,研究生毕业后张志强进入复旦大学工作。2016年12月,他作为复旦大学选派的驻村干部来到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曲硐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任期2年。如今,短短一年的“驻村”生涯,让张志强从一个青涩的教师蜕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村干部,而个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他自己了解。

“刚到村里的时候,摆在我面前的是饮食关、气候关、语言关等一系列困难。”张志强说,当地人的饮食重油、重盐、重辣,让他很不适应,高原地区强烈的紫外线也很快把他晒成了“非洲人”,而更让他“头大”的是语言上的障碍,“听不懂当地的方言就没法有效开展工作。”

俗话说,“外来的和尚好念经”,但作为“空降”到村里的第一书记,村民们一开始对张志强并不感冒。“村民们对于当地的村干部会有一种天然的信任,但对于外面来的人,在心理上则比较疏远。他们会觉得,你自己还是个‘娃娃’,所以就不太愿意相信你。”

让张志强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他到一户贫困户家里商量补助的事,这户人家的邻居看到后也来询问,也想享受补助。“这个邻居家里经济条件其实是不错的,他家儿子是卖摩托车的,院子里摆满了全新的摩托车,根本不满足享受补助的条件。”于是,张志强就苦口婆心和他解释,但道理讲了一箩筐,对方就是不死心。“这个时候,我们村主任对他说了一句‘阿大,我咋个会哄你嘛’,他立即就不再纠缠了。”

这件事让张志强意识到,要想在村里有效开展工作,就必须完全融入当地,让村民觉得自己是“自己人”,而要想融入当地,首先要掌握当地的方言。于是,他从打扫公共厕所和楼道开始,慢慢参与村上的具体事务,并利用给村民开证明、调节矛盾纠纷等机会,加强与村民沟通交流。短短两三个月之后,他就已经基本能听懂当地的方言。

而为了进一步“会说”,在村里开展贫困户入户调查工作时,张志强主动承担起了调查员的工作。“入户调查时一般是三人一组,有不同的分工,有问讯记录的、有发放表格的、有做准备工作的,我就主动做问讯记录的工作。”两个月的入户调查做下来,张志强已经完全掌握了当地的方言,此时,距离他刚到村里仅过去了半年时间。“现在我的方言已经很标准了,再加上晒得比较黑,在村里和村民打招呼,不知道的都会以为我是当地人。”张志强笑着说。

“所以,作为扶贫干部,首先要学着从困难群众的视角去看问题。”“每一户家庭都有一个故事,千千万万户家庭的千千万万个故事就是中国的故事。”

提起云南,很多人首先想到的是当地丰富的旅游资源,但这片风景秀丽的土地上,也有着全国最大的连片贫困地区。

张志强所在的曲硐村是云南省最大的回族聚集村,全村7300多人口,人均耕地不足3分,典型的人多地少。如何精准扶贫、带领这些困难村民脱贫,是张志强这个驻村第一书记所面对的一大难题。

“很多朋友知道我在云南扶贫后,都会说‘你带他们发展乡村旅游啊’‘帮他们引进企业啊’之类的话,这些想法都很好,但如果村民自身发展动力不足,推进起来难度就会很大。”张志强说,打个不太恰当的比方,就好像一个站在6楼的人,对一个1楼的人喊“快上来吧,这里能看到湖光山色、落日余晖”,但其实,1楼的人关心的只是眼前的鸡飞狗跳、柴米油盐,让他上楼看风景,他还担心上去了谁给他看鸡。

“所以,作为扶贫干部,首先要了解困难群众的想法,要学着从他们的视角去看问题。”张志强坦言,这一年驻村工作的深入过程,也是他从“6楼到1楼”的过程,“我就在1楼待着,看看他们是怎么想的,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他们带到2楼,扶贫工作就算有成效了。”

在张志强看来,扶贫工作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如果不顾实际情况、一心只是推进自己觉得好的事情,村民不见得能接受,效果也会适得其反。因此,在工作中他一直很看中村民自身的发展动力,村民提出来的想法,只要有可行性,他就想方设法去促成。

“最近村委会主动提出来要发展农村电商,搞活村集体经济,所以这一阵也在谋划这件事。”张志强认为,曲硐村有丰富的特产,比如核桃、鹅肝、腊鹅、中药、各种菌子等,发展农村电商有不错的前景,因此他也将尽全力推动此事。

一年的驻村工作,张志强付出了很多也学习了很多,他说,村上的工作非常具体和琐碎,但每一件事都可以反映出农村当前的基本状况和存在的问题。“每一户家庭都有一个故事,千千万万户家庭的千千万万个故事,就是中国的故事。”在接下来的一年中,作为驻村书记,张志强将继续和当地干部一起,做好基层的脱贫攻坚工作。

征集小人物

如果你的身边有绝不渺小的小人物,如果你有不凡的凡人故事想与大家分享,请与本版联系:qnbxiaorenwu@sohu.com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