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2版:上海两会

上一版  下一版   

 

2018年01月26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上一篇  

 

25名委员联名呼吁性教育进课堂

委员建议,由教育部门牵头全力助推青少年性教育课程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武俊青谈青少年性教育进课堂。

上海一名15岁的女孩对怀孕一无所知,竟在期末考试期间,将孩子生在了学校的厕所里。多年前当市政协委员武俊青在两会上分享这个案例时,引起与会者一片哗然。在今年的上海“两会”期间,已经连任四届市政协委员的她拿出了精心准备的《关于性教育的建议》的相关提案,获得了其他24名委员的附议。

青年报首席记者 范彦萍

学校谈性色变性教育进校园阻力重重

市生殖健康研究与发展中心副主任,复旦大学生殖与发育研究院上海市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教授、研究员武俊青告诉记者,因为缺乏性教育常识,这位15岁女孩压根不知道自己怀孕了,连她的父母都被蒙在鼓里,以为女儿只是变胖了。

武俊青回忆说,自己曾到一所学校组织过一个性教育干预项目,开展问卷调查,干预一年后再度回访时,却遭到了家长的激烈反对。无奈之下,工作人员屡屡修改问卷,到了第六版才勉强通过。但被迫删掉的内容恰恰就是他们想了解的内容。

“青少年对青春期性知识的了解也十分匮乏,譬如有的男孩开始长胡子,因为不懂把胡子都拔了,得了毛囊炎。我们在开展性教育的过程中,得到了部分家长的支持。有一位家长对我说,太好了,她自己也是独生子女,当年来例假时很紧张,希望我们对她的孩子开展青少年性教育普及。但这样开明的家长和学校少之又少,持反对态度的很多。”

武俊青介绍说,自己曾主编过性与生殖健康系列科普读物《青少年性教育》(小学版、中学版、大学版)。在实际教学过程中,真正能驾驭这些书的老师较少。“很多老师都是师范专业毕业,自己也没接受过性教育方面的培训。学校的心理学教师是兼任的。在课堂里,也不乏老师在谈到‘关键内容’时,脸红脖子粗,接下来的内容请学生自学。”

武俊青表示,上海性教育的深度和广度远远不能满足青少年的需求,导致青少年较高的意外怀孕、人工流产、生殖道感染、性病艾滋病等。大部分家长质疑性是“敏感”话题,担心助推孩子的性早熟,少数的家长希望性知识能和其他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青少年。

这份提案中指出,国际国内的性教育经验表明,让儿童说出生殖器官的正确名称,了解到自己诞生的过程,有利于儿童树立尊重自己、尊重他人、尊重生命的意识。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倡导从4到5岁开始给儿童提供性教育。

“高校推广性教育,谈‘性爱’色变,谈‘恋爱’方能进入。在高校,可以讲性健康、可以结婚,但是不愿意请专家给大学生讲‘避孕’。因此,大学生甚至高中生是我们上海人流队伍中的主力部队之一。”武俊青指出,青少年性教育遇到阻力主要是源于传统的性观念和当代的开放性行为的碰撞;性教育观念上存在误区,学校及其管理者压力巨大。面对家长的压力,不敢真正地做好性教育。

建议提高学校管理者和教师性知识与修养

“现实生活中,地铁上、公园里、影视节目中,哪个能离开了性话题?碰到性侵时,在‘空白的性知识状态’又如何应对呢?对儿童进行性教育,这本身就是家庭、学校和社会的共同责任。”武俊青建议,由市教委牵头,与妇联等多个部门合作,真正做好青少年的性教育工作。除了小学、中学、大学性教育外,还可以开展幼儿性教育。

她建议,提高学校管理者和教师的性知识与修养,做好儿童及青少年的性启蒙老师。家长应积极主动地抓住机会,提高自身素质,要真正认识到性教育和其他教育一样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过程,要树立性教育意识、性安全意识。“关于性知识问题,不仅要学会暗示或鼓励儿童及青少年提问,一定‘尊重、赞扬、鼓励和不评判’;而且一定要让他们知道你在想方设法地帮助他,而不是谴责和谩骂甚至殴打。与儿童及青少年进行关于性知识的交流时,不仅要使用适合他们发育水平的通俗易懂的词汇和概念,而且一定寻找一切可交流、教育、咨询的每一个时刻。老师应该要抓住性教育的主动权,从一般问题出发,在学校营造理解、豁达、和谐的气氛。”

武俊青还建议,青少年、家长、教师及社区人员等要配合学校,及时、正确、全面地开展和谐的参与式的性教育。此外,加强对性教育教师的培养,提高教师的专业性。应该建设“持证上岗、继续教育”的师资队伍培养机制。不仅要加强师资的性教育能力建设,而且要提高师资对青少年性教育的咨询能力。“我还建议,针对不同年龄的儿童及青少年实施不同内容的性教育。学校不仅要按照教材开展性教育,甚至要自己编写适合幼儿园、小学生、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的性教育读本。”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