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0版:上海两会

上一版  下一版   

 

2018年01月26日 星期五

 
 

放大  缩小  默认   

 

创新建设与政策扶持共举 技术硬件与服务软件并重 史迹保护与“红色”传承兼顾

抓住机遇开启“加速跑” 让上海文化建设引领全国风气之先

青年报记者 郦亮

    市民流连在各类书店、书展。

    本版摄影 青年报记者 施培琦

去年12月11日至12日,中共上海市委举行学习讨论会,市委书记李强在会上强调,上海要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上海文化位居四席之一,足见文化在上海城市建设中举足轻重的地位。而其中丰富的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是上海的宝贵资源。在过去的一年中,上海的文化建设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推出了具有纲领性文件地位的“上海文创50条”,为未来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上海文化建设指明了方向。和其他的领域一样,上海文化建设也在引领全国风气之先,“上海经验”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认同。“上海经验”就是,既讲建设,又讲氛围的营造和政策的扶持;既讲硬件,又讲软件;既讲保护,又讲传承。

青年报记者 郦亮

创新建设与政策扶持共举:

新实体书店发展“充满活力” 

日本著名设计师安藤忠雄操刀的“光的空间”书店2017年12月末在上海虹桥爱琴购物中心一亮相,就立刻惊艳到了无数读者。这家书店果然名副其实,不仅光彩绚烂,而且非常好地烘托了书的主题。这家书店与楼上的明珠美术馆融为一体,也是安藤忠雄首次在商业体中打造的一个以阅读为灵魂的文化艺术空间。

当然这件事情最让人惊叹的还不仅仅是“光的空间”的那个炫丽的外壳。如此美妙的书店竟然是一家新华书店!这一举打破了新华书店以往给人留下的传统、陈旧、不那么时尚的印象。据悉,安藤忠雄在上海有过很多建筑作品,但细究起来,这些酷炫的作品都属于民营机构,和新华书店这样的国有老牌书店似乎是沾不上边,但这次却是一个意外之喜。

其实,去年已经庆祝过成立60周年的上海新华书店近年一直在尝试转型。过去的老的一套,包括书店装饰和图书销售的方式,都越来越不能满足当代人对于购书的需求。于是,人们会发现身边的一些老旧的新华书店关闭了,而一批全新面貌的新华书店不断出现。上海书城总经理江利说,“光的空间”是新华书店转型的探索样板,“上海新华”的连锁门店遍布全市,还将根据消费者的需求进一步优化网点布局。2017年12月,“上海新华”旗下的文峰店、上海书城五角场店、新华书店日月光店、新华书店港汇店先后新装开业,开业伊始就人气高涨,既满足了读者,也顺应了市场。

此次上海新华书店一系列新动作的背景是,上海在2017年12月以市委市政府的名义推出了《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简称“上海文创50条”)。这被认为是指导上海文化创意产业未来几十年发展的纲领性的文件。根据“上海文创50条”提出的发展目标,未来五年,上海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5%左右;到2030年,上海文化创意产业增加值占全市生产总值比重达到18%左右,基本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到2035年,全面建成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

实体书店建设是上海文创产业的重要一环。实体书店一直被认为是照亮城市文化的一盏明灯,实体书店发展好不好,直接关系到城市的整体文化素养,关系到市民的精神追求。具体到实体书店建设,“上海文创50条”就提出要构建出版产业新格局,推动实体书店升级发展。落实《关于上海市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加快建立布局合理、结构优化、业态多元、充满活力的新型实体书店发展格局。推动本市高校校园实体书店全覆盖。

事实上,上海的书店能够如此活跃,与2017年出台的《关于上海市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也有着密切的关系。该《意见》对书店的布局( 达到8万人的居住小区,预留不少于200平方米的书店面积)、财政扶持、税收优惠等都作了比较具体的规定。应该说,现在这批活跃的书店,都受到过《意见》的惠及。上海很多关于书店的实践和实验,给全国书店业提供了宝贵的经验。而随着“上海文创50条”贯彻的深入,随着上海扶持实体书店各项政策的落实,实体书店的“上海经验”会迅猛增长。

技术硬件与服务软件并重:

全球影视创制中心探索前行 

这几天开车行驶在沪杭高速上,经过松江段时就能看到“松江科技影都”的广告招牌。全国很多地方的很多影视城就叫“影都”,但叫“科技影都”的唯有松江一地。让人觉得松江一定在发生着什么。

“科技影都”,顾名思义要有“科技”。松江的水下摄影棚便是这高科技的集中体现。据了解,这水下摄影棚建于2015年,负责人王林告诉记者他自己也是干摄影出身,特别了解剧组的实际需求,“我们的池子不大,12米乘8米大小,深5米,但我们做了很好用的升降系统,旁边还装了起吊机方便剧组装拆道具。”

松江现有胜强影视基地、车墩影视乐园、盐仓影视基地,距这些影视基地半小时车程的这一水下摄影棚的建立,填补了松江影视基地水下摄影的空缺。一年多的时间里,已经有《那片星空那片海》、《追梦者》、《老男孩》等影视剧前来取景拍摄。这一方小小的水池,可以说见证了中国影视产业不断跨越式发展的脚步,“从电影,到电视,再到网络自制剧,这两年在预算充足的情况下,剧组都愿意拍得更好看,未来的市场一定会越来越大。”

在“上海文创50条”里,有关推动影视创制的表述占了重要的部分。“上海文创50条”明确提出,上海要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其中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提升影视产业链发展能级。要打造“1+3+X”发展格局,即建设松江大型高科技影视基地这个“1”,构建人才培养孵化类、影视制作投资类、影视取景拍摄类等3类特色影视摄制服务功能区这个“3”,“X”的意思,就是要把零星分布在徐汇、闵行、普陀、宝山、嘉定、崇明等地的拍摄和制作工作室资源,加强沟通联动,形成互补、协调发展的整体格局。虽然松江的水下摄影棚投资不过700万,但其作为影视产业链上的重要一环,其意义是不可小觑的。这也可以看出,高科技在整个产业链中四两拨千斤的作用。

上海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电影票房位于全国城市第一,同时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已成为亚太地区极具影响力的重大影视文化活动。所以上海提出要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是很有底气的,也很合适。

但是有一些问题仍然值得关注,中国产业信息网的数据显示,自2009年以来中国人均观影次数持续攀升,2016年中国观影人次13.7亿,人均1.7次,但对比电影发达国家依然差距巨大,如韩国的年度人均观影次数为4.34次,且2015-2016年中国观影人次的同比增长从50%下跌至不足10%。

国人电影看得还是不够多,并且观影人次增长放缓,这说明在中国放映的电影还不够精彩,不足以吊起人们的胃口。而事实上,现在一些电影在制作上是不惜工本的,世界上一切可以利用的影视高科技,在中国的电影中都可以找到,但问题是,中国的影视内容还是不够精彩,各种豪华制作的“烂片”也比较多。

因此,在此次“上海文创50条”所提出的各项要求中,除了一些硬件建设要求之外,其实更多的是一些软件建设方面的要求,通过机制的建立,扶持手段的推出,服务水准的提高,来为高质量影视作品的创作提供催生的条件。事实上,现在一些大片的制作方在选择拍摄地的时候,不仅仅看这座城市是否有大型的影视基地,也要看是否有更好的配套机制和服务。比如现在很多大片都是在拍摄地直接后期制作,这就需要当地有优秀的后期制作公司跟进。

这正如上海市文广局局长于秀芬所说,凡是影视产业发达的城市都有大型的影视基地,影视基地比的并不仅仅是有多少摄影棚,搭配多少高科技特效棚和置景车间,还要看影视基地能够为影视制作机构提供哪些服务。比如是否集聚了科技含量较高的后期制作团队,同时影视基地的运营团队和配套设施也有能力和资源吸引剧组入驻,提供国际化标准的住宿、餐饮、娱乐、健身等生活服务,这些都值得上海借鉴。

当然,这也是上海在迈向全球影视创制中心的道路上,需要重点培育和关注的。

史迹保护与“红色”传承兼顾:

本市革命史迹保护与开发全面推进 

2018年的元旦,茂名路上的毛泽东旧居在进行了两年的整修之后重新对外开放,吸引了市民来参观,接受革命教育。

旧居位于甲秀里,1924年2月到年底,毛泽东和夫人杨开慧就居住在这里,是毛泽东一生中在上海生活时间最长的地方。由于历经年代的侵蚀,旧居一度破旧不堪,2015年开始闭馆修缮。修缮工作进行得非常精心细致。茂名路毛泽东旧居副馆长朱润介绍,在搜集资料过程中,陈列馆有关人员幸运地在上海图书馆“共同的记忆”资料库中,找到一套1960年建筑设计院乔舒祺先生绘制的甲秀里复原设计图纸。该图纸全部为手绘,共有12张,包括了各个房间的平面图、断面图等,还包括门楣等建筑细节、所用材料等,绘制、记录得十分细致。在修缮过程中,能工巧匠们便依据该图纸,采用传统材质和工艺对建筑内外做了最大程度的恢复,力求再现原有风貌。

对于还原历史原貌的追求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比如在修缮中工作人员发现,按照图纸上绘制的细节,当年板条格栅的编织角度应是60°,而现在的却是45°。为此,重修后按传统工艺采用红心杉木复原挂落纱格,重做了木室板墙及上部板条格栅,编织角度恢复当年的60°。

重新开放的毛泽东旧居的陈列也作了重大的调整。1924年,在第一次国共合作的背景下,毛泽东一面担任中共中央局秘书兼组织部长,同时兼任国民党上海执行部执行委员、组织部秘书、文书科主任等职。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毛泽东大量具体而有实效的工作被称为“播撒红色火种”的工作。此次增补得最多的是毛泽东1924年在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工作期间的相关展品,多数文件都是首次在大陆展出——包括毛泽东从事国民党党务工作的文件和往来信件复制品,毛泽东的手迹和批复等,这些史料原件保存在台北国民党党史馆。

也就在茂名路毛泽东旧居重新开放之前两个月,龙华烈士纪念馆已经先期开放。2017年9月末,上海公布了一批上海重大文化体育设施建设方案,龙华烈士纪念馆作为唯一的红色场馆赫然在列。龙华烈士纪念馆确定了“英雄城市孕育英雄、英烈精神激励后人”的陈展主题,以史叙事、以事带人,以人见精神,在历史潮流和城市发展中凸显英烈精神。

除了毛泽东故居、龙华烈士纪念馆,2017年完成建设修缮工作的红色场所还包括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此外,上海还对陈望道旧居、张闻天故居进行了保护修缮,而针对中共中央阅文处旧址、《新青年》 编辑部旧址的保护方案也正在制定中。而据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介绍,全市保存完好的革命遗迹多达440处,仅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的藏品就多达10万余件。

“中国共产党从这里诞生!中国共产党人从这里出征!中国共产党历史从这里开始!”镌刻在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建筑外墙上的话,准确概括了上海光荣的革命传统,定义了上海鲜亮的文化底色。而上海的这些红色基因也就在一座座红色场所中,在丰厚的红色资源中定格。当然也只有保护和利用好这些红色资源,才能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也就在社会对于上海红色基因的认识达到一个新高度的时候,2016年建党95周年时,上海就全面启动了“党的诞生地发掘宣传工程”,并成立领导小组,制定发布《上海市迎接建党百年“党的诞生地”发掘宣传工程方案》,协调推进工程建设。2017年5月召开的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又将该工程列为今后五年的重点工作。这项工作的核心和本质就是向社会宣示,保护和传承红色基因,是上海作为党的诞生地的骄傲和责任。也就在“党的诞生地”发掘宣传工程启动之后,上海对于红色场所、红色传统、红色基因的发掘和保护的力度明显增加。包括茂名路毛泽东旧居、龙华烈士纪念馆在内的一大批红色场所得到重新修缮和陈列调整,红色场所的革命教育功能得到进一步发挥。

两会声音

政协委员芮海燕

上海需打造一座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博物馆

市委书记李强提出,上海要全力打响上海服务、上海制造、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四大品牌。而上海的文化品牌包括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上海市政协委员、华东建筑集团有限公司经营部副主任芮海燕递交了《关于大力发展“红色文化、海派文化、江南文化”,打响城市上海文化品牌的建议》的提案。谈了自己对于红色文化建设等问题的想法。

芮海燕委员认为,都说上海具有丰富的红色文化资源,但是具体有多少,应该有一个确切的说法。所以应该排摸梳理全市各区的红色文化资源,研究红色文化肌理,提炼成册,进行宣传与宣讲。形成红色文化系统植入到城市更新中,形成有品牌有影响的文体产业导入,打造有政治经济文化底蕴的活力城市。

另一方面,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具有一大会址、二大会址等一系列党的历史的陈列馆。但是这些纪念馆大多是各自讲述各自的一段历史,没有一个相关性。新时代新思想新要求新定位,走在全国前沿的上海需打造一座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博物馆,全面地展现中国共产党诞生发展的历程,以及与上海这座城市的关系。

政协委员韩曙

加快上海影视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上海文创50条”提出上海要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一系列政策的推进,机制的培养。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市国家(地方)税务局税收科研所副所长韩曙递交了《关于加快上海影视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建议》,谈了自己的看法。

韩曙委员认为,加快上海影视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首先就应该进一步强化政策扶持。加强影视产业供给侧改革实现内容与质量的高度统一。此外,政府及相关部门应该制定更多的支持政策,扶持优秀的编剧或编剧团队,如由市委宣传部和财政局管辖的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应该把针对影视剧创作与剧本创作所建立的“青年编剧资助”项目、“促进上海电影发展专项资金”项目等,更多地向青年影视编剧创作团队倾斜。

其次是进一步强化人才培育。影视艺术类高校的教学质量,要将所培育的影视人才,在基本功与实践力方面有机结合,确保在校期间学有所成。再次是进一步发挥行业协会优势与作用。行业协会应多多组织和开展影视行业相关的学习与培训,加强广大影视从业人才再深造;加强影视行业对最新动态的了解与把握。最后,进一步强化影视项目申报的甄别和管理。要加大“去库存”力度,从源头上减少劣质内容库存积压,避免影视产业产能浪费。备案申报部门的审查力度要加强,从源头入手,择去不良作品,并对其加以明示。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