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14版:球周刊·风云

上一版  下一版   

 

2017年07月10日 星期一

 
 

放大  缩小  默认    下一篇

 

又到一年招生季 今年热门是电竞?

青年报记者 张逸麟

    电子竞技,一个曾被冠以“玩物丧志”的新兴行业。

上周六下午,烈日炎炎之下,上海东方体育中心却人山人海。在这里举办的2017《王者荣耀》KPL联盟春季赛总决赛吸引了上万粉丝,称作一场万人盛典毫不过分。馆内粉丝们的热情,远比场外烈日下的温度更高。电竞行业发展之快,也引起了高校的重视。今年多所高校开设了与电竞行业相关的专业,其中就包括中国传媒大学这样的“211“、“985”高校,这些未来科班出身的电竞人才会对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呢?青年报记者 张逸麟

业内

行业发展太快,急需各方面人才

电竞近年来在线上线下的发展势头都非常迅猛,而且也逐步向体育运动方向接轨。就比如《王者荣耀》的KPL联盟已经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职业体育联盟,他们设立规则,设立选手工资帽,设立转会制度,与此同时,也急需各方面的人才。就像美国的NBA,有着大量的专业人才,毕竟有俱乐部经理、球探、体能师、录像分析师等等,电竞也同样如此,而高校开设与电竞相关的专业对于行业人才输送肯定是积极的。

KPL联盟组织方腾讯的互动娱乐市场总监张易加接受记者采访时就表示,“如果是从事电竞多年的人,大家应该感觉到,其实我们这个行业还是挺缺人才的,无论是数量还是专业都缺少。不是每个俱乐部都有非常优秀的经理,俱乐部也都在寻找各种人才。”张易加说,“国家现在对电竞行业是非常支持的,所以不管是高校,还是职业学校,能开设这些专业我觉得都是有利的。无论短期还是长期,都是利于电竞行业发展的。”

张易加也表示,腾讯本身也是在推动高校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今年6月16日的电竞发布会上,我们跟中国传媒大学、珠江学院等高校,就有一些具体的合作。我们也跟中国传媒大学有一些实习的计划,让他们一些学生来到我们这里做专业的实习解说,在这方面我们的诉求是非常强烈的。我们非常愿意看到,国家有越来越多高校为整个电竞行业输送人才。”

高校要开设电竞相关专业,也需要师资力量,仅仅靠学校原有的师资对于一个新的专业或许并不够,而张易加表示,业内与高校应展开一些合作,比如高校如果有需求的话,公司会分享一些课程,“但我们本身日常的工作是比较满的,全职当老师可能性是不大的。我们可以兼职地分享一些讲座之类的,但是这个力量是有限的。”张易加说,“我们可以通过以往的项目总结一些经验,分享给大家,然后把这些课程标准化,授予讲师,他们可以通过这些学习并积累,成为专业人员。未来这样的讲师会更多,而关键是需要时间的积累。其实很多新的专业的产生是需要历程的。”

至于目前行业内最缺哪方面的人才,张易加认为每个方面其实都缺人才,毕竟这个行业发展得太快。但张易加同时也指出,是不是科班出身的人才也许并不那么重要,“这不是根本问题,如果通过勤奋努力,一定是可以做一个不错的从业者,但是如果要做最顶级从业者,还是看他本身的天赋和热爱程度吧。从这方面来讲,是不是科班出身,并不是根本的问题,更多的是他对于其本身的热爱,以及他是否有这方面的天赋。”

高校 不欢迎只知道打游戏的学生

高校与电竞行业一直都有交集,许多电竞比赛、活动早已走进了高校,但在学校专业设立层面,还只是过去一年逐步发展起来的。去年,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公布了2016年度的13个增补专业,“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包含在内,并于2017年执行。在今年,中国传媒大学等多所高校就开设了与电竞相关的专业,比如中国传媒大学开设的相关专业在名称上并不包含“电竞”的字眼,叫作“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招生数为20人。而上海体育学院播音主持专业在2018年也会开办“电子竞技解说”专业方向,同样招生20多人,毕业将拿到本科文凭。

事实上,相关消息曾一度在学生中引起误解,就曾有不少高中生或家长致电中国传媒大学,询问这个专业是否就是教学生打游戏,培养职业选手,弄得学校也哭笑不得。在中国传媒大学今年的招生简章上就写明:数字媒体艺术(数字娱乐方向)专业方向主要培养游戏策划与电子竞技管理人才,同时更侧重于培养学生基于游戏开发的创意和设计基础,这其中包含社会学、经济学、心理学等基础学科,也将锻炼学生在运营策划等方面的能力。值得一提的是,这份简章最后还专门加了一行字:“电子竞技不是玩游戏!”

上海体院新闻传播与外语学院院长杜友君接受记者采访时也介绍说,上海体院也有成立电竞学院的考虑,从专业方向上会包括电竞解说、赛事运营、电竞裁判和电竞游戏制作等等,而目前最先被提上议事日程的是电竞解说这一块,在2018年作为艺术类招生面向各个高中,“因为我们本身就有播音主持专业,现在增加了一个方向,电竞解说员素质培养也是和体育解说员差不多,主要是增加电竞方面的知识,对我们来说操作难度也不是很大。”杜院长介绍说。

杜友君院长也指出,高校介入电竞行业,确实因为这个行业发展迅猛,有人才的刚需,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做教育的,我们也不是炒什么热点,或者追求短期效益,开设一个专业,至少要持续几十年。而从游戏的制作,到电竞内容设置,包括发展成运动后相关规则的制定,这些都需要高端的引领,需要高等教育的介入。”杜院长提到了前些天,人民日报针对手游《王者荣耀》的批评,“为什么要高等教育介入,就是为了防止游戏内容在社会上野蛮式的、低层次的发展,这可能会对社会造成危害。我们高等教育介入就是为了将其抬升到理论高度、专业高度、行业高度,如果行业不规范,对电竞自身,对教育都不好,而如果行业规范了,那么对电竞行业本身的健康发展也是有利的。所以我们从高等教育的角度介入电竞行业,是有现实意义的。”

至于新专业的招生标准,杜院长直言现在一些孩子如果沉迷在游戏里,那对未来会是一个社会问题,“所以我们招生呢,他们说是不是招一些游戏打得好的就招,我说肯定不会找那些沉迷游戏的,如果你的综合素质不高,外语水平不高,你的基本形象、声音达不到我的要求,你游戏打得再好我们也不会招。”杜院长说,“如果学生是要往专业方向发展,我们会给他提供一个空间,如果只是想玩,如果文化课不行,我们是不会接受的。我们要给这些学生一个专业性的引导,发展的方向是在那里,但是路必须摆正了,行业需要扶正,不能盲目地去冲。”

 

 

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