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7版:创·视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青年
 
标题导航
 
  2016年05月31日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返回本期头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直播火爆到可以“躺着挣钱”?主播上岗将提升准入门槛

    周培骏 制图

    2015年11月,一名熊猫TV女主播凭借超强的“睡功”不仅获得万余名观众,还引发了王思聪的关注,并被打赏了价值7万元的红包,而她所做的仅仅是睡了3天觉。直播已经火到无以复加,令“躺着挣钱”从一句戏谑变成了现实。

    关于直播吸睛更吸金的传言还有很多,比如一个高中没毕业玩游戏的玩家在网上直播收入可以上10万元一个月,当红女主播一月进账30万元,主播真是轻松赚钱吗?青年报记者日前找到两位普通圈中人,聊了聊他们接触主播职业的经历,直播带来的收入,以及对他们生活的影响。

  本版撰文 青年报记者 孙琪

  主播说

  游戏职业选手:月入上万,非梦

    现在,比较流行的游戏直播平台有斗鱼TV、战旗TV、YY、熊猫TV、龙珠TV等。

    小杰(化名)是一名游戏直播,但他的主业是英雄联盟的职业玩家,出于遵守保密协议的原因,他只肯告诉记者他也是上述知名直播平台的一名游戏主播。

    “俱乐部认为做直播对俱乐部有宣传作用,职业玩家常打游戏,打游戏的时候开直播,还可以赚钱,何乐不为?所以,大家都开始做直播了。”小杰介绍自己接触游戏直播也有大半年了。在装备方面,他使用的是普通的麦克风和摄像头,“设备还是依据主播的个人需求。”

    “我的直播时间并不固定。”小杰介绍平台上要求签约主播每个月直播满60个小时,“只要达到这个时间就行了。”“因为我的主业是游戏职业选手,所以满了60个小时,就不太愿意做直播了。”

    小杰自称做直播时,他直播间的粉丝数可以达到几万人。粉丝打赏是他的收入来源之一,平台上最贵的一种礼物大概售价是500~600元一个,粉丝在送给小杰以后,小杰可以分到一半左右,“我一个月结算礼物钱最多可以收到3000元多。”直播间里常有粉丝提出要和他一起打游戏。“我一般会和粉丝打几局水友赛。”

    和平台签约的主播都有固定工资,小杰说他担任游戏主播的固定工资为每月2万元,这数字高于他职业选手的收入。此外,通常每月通过礼物,可以拿到3000多元提成。平台的分成情况是平台拿70%,小杰拿30%,“游戏主播的生态圈就是人气高的人赚得很多,有的大主播一个月能赚到几十万。”对于网络上流传的有的游戏主播一个月可以赚到几千万,小杰表示怀疑,认为基本上不可能。

    分享与陪伴是视频直播的新动力,“做游戏主播,对我的生活没什么大的影响。”小杰认为自己本来就是职业玩家,在做主播时他还认识了一些粉丝,和他们聊天的时候感到很开心。

  兼职模特:直播在敲门,非所愿

    并非所有的年轻人都会为钱走入全民秀。

    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琳琳刷了刷微信,她大二起,在课余时间兼职当模特走秀赚取零花钱,通常接触的婚纱旗袍类型的秀,她一场秀可以挣到800~1200元。因为兼职的原因,通讯录上有一些模特经纪人和当过模特的姑娘。因此她在微信群和朋友圈里看到视频直播平台招主播的通告。

    琳琳给记者看两条主播招聘的通告,一条是“对主播要求颜值高、自来熟、性格好、抗压性强、有才艺。一个月直播40小时,每月有效天数20天,非独家2000元每月,独家3500元每月。”工资薪酬写着3000~8000元加50%提成。待遇一栏是“对优秀的妹子提供宿舍,定期才艺培训(有机会去韩国培训),还有机会参与到公司的综艺节目及大电影的拍摄,对每个主播提供不一样的包装。”还有一条通告是即将上线的手机直播平台在招募主播,待遇方面每月保底2000~15000元加30%礼品提成。

    对此,琳琳表示自己对此类通告已司空见惯了。实际上,从今年三四月份,映客火起来以后,她微信群和朋友圈的此类广告逐渐多起来。但她却不为所动。“直播需要找内容,唱歌跳舞卖萌,和粉丝插科打诨,我一天上下班已经很累了,还要按照规定每天直播两个小时,还哪有空休息啊?”琳琳甚至表示即使自己有空闲也不会去做,“直播收入其实并不稳定,要是没粉丝捧场刷礼物,主播一个月根本赚不了多少钱。”

  技术人士说

  全民秀时代,直播步入“夏天”

    查阅陌陌最新公布的2016年第一季度财报发现,陌陌一季度营收5090万美元,其中,最亮眼的营收来自直播服务,为陌陌贡献了1560万美元,占比30.6%,是第一大营收源。全民秀时代,直播行业在经历了野蛮生长期后,跳过“春天”直接步入“夏天”。专业的智能视频云服务商——动云科技CEO黄晓强,他表示,随着技术的进步,直播行业的门槛正在降低。

    硬件成本:带宽费用最烧钱

    有报告称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

    “直播系统主要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视频的采集端、服务端(包含视频转码和加速)和观看端。”黄晓强表示,直播平台主要支付的是它本身承载业务的服务器费用以及视频CDN加速的费用,其中占比最高的还是视频CDN加速的费用,即网络带宽费用。

    直播对网络流畅性要求更高,为了让全国各地的观众观看视频都很流畅,需要对视频做分发和加速,然而平台自身建设一套庞大的流媒体CDN加速平台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且耗时较长,因此一般是通过采购第三方的流媒体CDN加速供应商。因此,直播平台的硬件成本主要是网络的带宽费用。

    在采集端方面,比如说像映客、斗鱼等直播平台,大多数都是主播自行准备手机或者电脑来发起直播,这方面的成本直播平台一般是不需要支付的。

    “直播平台两个地方最烧钱,分别是视频内容分发加速(也就是带宽)和主播签约费。”在CDN加速费用方面,比如,一个观众观看视频的带宽是每秒钟800KB,如果是一个同时在线量达到百万的直播平台,那么它每个月的带宽费用需要数千万元。

    平台要邀约主播要承担一定成本,之前,有的直播平台和主播签约价格相当昂贵,达到上千万,因此好的主播往往就是优质的IP,能汇聚大量的用户。

    3.0时代:软件成本越来越低

    直播1.0的时代,最早是以YY、9158、六间房为代表的PC端秀场直播,早期的这些直播网站客户端使用的大多是flash的技术,相对来说技术比较成熟。

    随着虎牙、斗鱼游戏直播平台不断兴起,直播进入2.0时代,软件方面主要还是以pc端的为主。采集端主要是电脑桌面的视频录制软件。“这个录制软件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有很多免费的录制软件可以用。所以客户端软件研发成本也不是太高。”

    现在进入了直播3.0时代,比如花椒、映客这种泛娱乐直播,以手机移动端为主。“移动端在采集端上对软件的门槛就比较高,因为涉及到视频的编码、适配,对于手机的摄像头、手机硬件、移动网络环境等客观存在的不稳定条件要做很多的优化,这方面经历了一个比较长的技术发展。”泛娱乐直播在2014年、2015年对于手机的硬件软件还是有很高的门槛。

    2015年,出现了提供视频直播组件和视频云平台的第三方科技公司,即为企业和开发者提供SDK和流媒体转码、加速服务,可以帮一个想做视频直播的企业和开发者快速地搭建视频直播应用和平台。

    简而言之,如今搭建一个直播平台不需要自己研发视频方面的技术,可采购第三方成熟的视频技术,快速实现自己的业务平台,抢占市场份额。

    高频互动使变现更容易

    “直播平台的盈利方式除了跟用户的互动,目前也在想其他的变现方式,比如直播购物,在直播中加广告,通过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做软广告,还有竞猜等变现方式。”黄晓强介绍

    视频直播行业现在分两类,一类是做平台的公司,每个月有大量的经费开支,烧钱的主要目的是聚齐优质的内容,通过优质的内容吸引观众,从而增加用户活跃度,再考虑变现方式。

    还有一类是做内容、做IP,不做平台。这类公司举办线下的比赛直播出去或者做电子竞技比赛,生产优质的内容,再将内容和直播平台或者视频门户网站做合作。他们只做内容,和直播平台谈好约定的合作方式,不需要支付直播平台的搭建和运营费用。

    在盈利方面,传统的视频门户网站更多地靠广告收入。直播平台盈利模式较多样,因为在直播的过程中,主播可以跟用户产生高频互动,高频互动意味着可以有更多的变现方式。比如主播在直播健身的时候运动可以推荐一些鞋子,还有让用户在直播中送礼物、抢红包等。

  (实习生陆安怡对本文也有贡献)

  创投者说

  监管成本提升直播入行门槛

    如今,直播行业迎来高潮期,创投行业也迎来了泛娱乐投资潮。那么创投界又如何看待直播产业的呢?在直播行业掀起百团大战时,什么的平台才能吸引创投目光呢?日前记者采访乐尧创投合伙人苗延飞,他认为直播平台归根结底还是要以内容来换流量。内容是创投考察一个平台的重要指标。而在BAT巨头进入后,直播平台将形成强者更强,弱者更弱的局面,监管加强,如今的市场给小创业者留下的创业空间已不大。

    百团大战后将强者恒强

    “创投界最近都在研究斗鱼、映客这些平台,我们也在学习,观察垂直类的平台,比如旅游直播等。”苗延飞承认资本如今对直播产业异常热情。

    事实也是如此,年初,移动视频直播平台映客获得6800万A+轮融资,易直播也完成了6000万A轮融资,以BAT(百度、阿里、腾讯)为首的行业领军者也正在展开在视频直播领域的大规模布局,阿里巴巴经过两个多月试运营在手机淘宝上正式推出“淘宝直播”,百度推出百度百秀,腾讯前脚争夺YY未果,后脚又投资斗鱼,更是推出腾讯直播、企鹅直播;此外360收购花椒;网易推出网易BoBo、网易CC;新浪开启“一直播”……

    一般来说,投资机构可以根据直播平台运营时间,入驻主播和平台用户的数量,用户日活跃度等几项数据指标来分析判断一家直播平台的投资价值。但苗延飞表示直播平台归根结底还是要以内容来换流量,要以内容取胜,因此内容才是最重要指标。

    此外,苗延飞认为直播行业是一个资本密集型的行业,因为直播平台的监管难度,监测难度,购买IP、购买内容(签约主播)等等成本都比较高,在BAT等巨头进入后,会产生洗牌效应,强者恒强,弱者越弱。“正式因为直播是资本密集型产业,所以我们讨论最多的话题是什么样的资本适合投资直播平台。”苗延飞认为投资直播平台的资本应该拥有大量流量,大量资源,比如BAT的产业基金,而小的基金则无能为力。

    展望:主播上岗将有门槛

    直播产业备受资本市场追捧时,部分平台内容比较激进,容易触碰到高压线,近期,政府针对直播行业加大了监管力度,各大平台开始密集把违规内容下架,直播行业也将面临整改与大清洗,那么直播平台会如何发展呢?

    对此,苗延飞表示,直播内容涉及到意识形态,政府的监管不可能滞后太多,如今开始出手监管,一定是找到了监管的方法。这意味着直播平台未来内部监管技术成本会越来越高,也意味着直播平台越来越不适合小公司来做。

    从技术原理上看,国内“网络直播”可分为两类,一是电视节目网络直播,例如各类体育比赛和文艺活动的直播;另一类则自制内容网络直播,主播在现场架设独立的信号采集设备(音频+视频)导入导播端(导播设备或平台),再通过网络上传至服务器,发布至网址供人观看。由于直播内容来源不同,“电视节目网络直播”不太容易出现违法违规问题,而“自制内容网络直播”则因为欠缺内容前置审核机制,很容易滑入违法违规境地。

    “传统电视台之所以可以做直播,是因为主持人违规成本很高,主持人轻易不敢违规。而直播平台的主播尤其是小主播,违规成本小,给直播平台带来的潜在风险巨大。”苗延飞表示自己想不出这样的风险该如何化解。但其认为未来大的平台会加强监管,而主播上岗会设立门槛,把违规成本变高,这个行业这样才能健康发展下去。

  [机构视点]

  中金公司:移动直播行业变局之中,大步向前

    爆发的移动视频直播潜在百亿级市场空间。用户数处于指数爆发阶段,明星主播入驻直播、事件直播等热点事件带动各类产品爆发增长,关注度持续攀升,市场仍处于高速上升期。

    移动视频直播成为互联网行业标配,社区化形态相较工具化形态而言具备更长远发展空间。内容重要性加强,资源竞争或将加剧。

    政策趋紧是必然走向,有助于行业良性洗牌。行业自律及通用监管加严先行,我们判断针对移动直播的监管会尽快落地,有助于行业健康良性发展。

  广证恒生:国内直播平台的三类模式

    第一类模式是传统PC秀场。

    传统秀场娱乐领域格局稳定,已经形成了“YY+9158+六间房”的“三足鼎立”。KK直播、网易Bobo、奇秀等新晋厂商分享着小部分的市场份额。秀场的签约主播、虚拟物品打赏的商业和盈利模式已经发展成熟,也成为整个直播领域最主要的变现模式。Analysys易观智库预测2016年的秀场娱乐市场规模将达100亿元。

    第二种模式是游戏直播。游戏直播拓展和创新了秀场直播的内容场景,组织主播直播游戏内容,就是游戏直播平台,目标人群面向的是游戏用户,更精确地说,大部分是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类游戏用户。目前,游戏直播平台已经形成“一超四强”的格局,“一超”为斗鱼,“四强”为熊猫、战旗、虎牙、龙珠。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初创立的YY游戏直播凭借其在YY游戏语音平台的既有优势,迅速成为中国游戏直播领域的行业老大,但斗鱼在14年发起挑战,把YY和行业里的当红主播签下,最终赶超YY游戏直播,成为行业龙头。

    第三类模式是泛娱乐化直播,移动端的直播多使用泛娱乐化直播。泛娱乐化直播从去年开始兴起,成为资本密集关注的对象。映客、花椒在去年的混战中脱颖而出,其他平台纷纷布局紧随其后。

    在泛娱乐直播领域,“全民直播”、“直播社交平台”等概念层出不穷。虽然目前来看,在直播内容上,泛娱乐化直播更多的是把PC时代的秀场直播搬往移动端,但移动设备让直播内容和场景走向丰富和多元,手机硬件和网络技术的进步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这些使泛娱乐的移动直播爆发出新的生命力。如映客一上线便有美颜功能,如今想要成为主播只需美颜一开,手机一拍,门槛大为降低。

    直播目前被大致分为这三类模式,整体来看,它们实质都是视频内容生产和消费的平台。内容依然是这三类直播平台核心部分,好的主播会带来好的内容,有好的内容就会有用户,有用户主播就可以收获名利,平台就有机会融资和流量变形,然后花更多的钱去争夺内容和获取用户,从而形成一个闭环。

  [记者手记]

  监管的开始 健康的未来

    今年4月,文化部市场司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于网络直播平台和主播会建立信用市场,并将对屡次违规网络平台和主播设黑名单制度,进行信用惩戒,并禁止或者限制违规者经营活动。同时,文化部公布第二十五批违法违规互联网文化活动查处名单。

    斗鱼、虎牙直播、YY、熊猫TV、战旗TV、龙珠直播、六间房、9158等多家网络直播平台因涉嫌提供含有宣扬淫秽、暴力、教唆犯罪、危害社会公德内容的互联网文化产品,被列入查处名单。

    一时间,众多言论认为直播迎来技术的“春天”,但遭遇监管的“寒冬”。其实不然,监管到来的开始,是规范行业发展,无论是对各大平台还是受众来说都是好事情,让行业从无序变成有序,剔除了不正常发展态势,产业将更健康发展。

    移动直播已经挑起万众尝新的兴趣,《欢乐颂》演员刘涛入驻直播平台,不仅开启了明星直播的先例,更标志着直播热从草根走向全民。各路资本通过投资的方式押注它的未来,各家企业通过直播展现企业形象,公众大可不必为全民无聊直播而哀叹,也不必为加强监管而不安,网络直播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总会摸索出合适的存在模式。

更多


放大 缩小 默认
 
《青年报》版权所有
国内统一刊号:CN31-0006 邮发代号:93-6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青年
   第A04版:焦点
   第A05版:城事
   第A06版:城事
   第A07版:城事
   第A08版:专题
   第A09版:专题
   第A10版:天下
   第A11版:文体
   第A12版:文体
   第A13版:文体
   第A14版:证券
   第A15版:财经
   第A16版:早知道
   第B01版:梦创周刊
   第B02版:创·人物
   第B03版:创·人物
   第B04版:创·视野
   第B05版:创·视野
   第B06版:创·视野
   第B07版:创·视野
   第B08版:创·资讯
直播火爆到可以“躺着挣钱”?主播上岗将提升准入门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