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A01版:头版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青年
 
标题导航
 
  2016年05月31日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返回本期头版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导师?老板? 师生关系为何变异 导师职权有待规范

    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日前在青浦一家工厂的爆炸事故中遇难,而这家作坊式工厂被疑与其导师有直接关系。这使得“研究生培养中学生和导师的关系变异问题”再次受到舆论关注,也为其他高校敲响警钟。有专家建议,必须明确导师使用职权规范,建立导师职权监督机制。

    ■A06

    华理研究生李某5月23日在青浦一家工厂因爆炸遇难,而他遇难所在的这家作坊式工厂,被疑与他的导师有直接关系,加上李某遇难前对于论文被要求推迟发表的一系列言论,使得“研究生培养中学生和导师的关系变异问题”再次站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而事件背后,直接暴露出的导师违规校外经商、违规带学生校外实验等问题。 

  青年报记者 刘昕璐

  现象 “灰色地带”长期存在损害学生

    “导师就像公司里面的直系上司,真是让干什么都很难拒绝”、“我在广州上研究生,当面叫导师,背后都称呼老板,和导师之间纯粹是打工的关系”……关于该起事件背后的“师生关系异变”引发网络的持续热议,而这已然成为高校研究生培养中长期存在“灰色地带”的一面镜子。近年来,有关学生把导师称为“老板”,导师把学生当“打工仔”,不然不让学生按期毕业的新闻时有曝光。可以说,这起“研究生死于导师工厂”事件,将此怪象再度揭示了出来。

    研究生给导师打工,这在高校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有些学生认为,跟对一个“老板”其实也是幸运事,可以参与现成的课题研究,得到能力的培养与锻炼,甚至是每月有了固定的经济支持,运气更好的,还能以公费的名义参加几次国际学术会议。然而,不是所有学生都那么幸运,更多的现象是,学生被导师充作廉价劳动力,派去参与导师承担的公司项目,时间长了,自己本该完成的课题却变得越发棘手。一些导师为了“用得顺手”,还有意在关键环节设置障碍,学生被迫延长读研期限。

  释疑 学生申诉无门是因为环境不支持

    对导师不满,能否提出换导师?据了解,不少高校内部是允许研究生在提出并且能够找到愿意接受的导师后,学校就可以替学生换导师的。“这是基于保护研究生利益的考虑,但现实的操作性,或者说环境并不支持。”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现实中,一方面学生虽有不满,但因胆怯而并不敢声张,另外,学校对此的审查机制并不明晰,加上导师之间也有复杂的利益纠葛而大多作罢。比如,导师与导师之间存在竞争关系,担心学术核心秘密被窃取等考量,除非有行政命令,一般也很少有其他导师愿意接手半途“投靠”的学生。

    与此同时,我国当下没有规范的教师伦理委员会,学生很难针对导师超出职权的行为提起申诉,再由教师伦理委员会对其履行导师职权的情况进行调查,并对违背导师伦理的行为进行处罚,这也导致学生在导师面前的弱势地位被加固。

    在有的高校,还出现学生因忍受不了导师“盘剥”提出更换导师,其诉求却被忽略,涉事学生还被认为处理不好跟导师关系、学业学位受影响的情况。

  根源 国内高校对教师经商眼开眼闭

    “更重要的是,此事也警示了更多的高校。”熊丙奇认为,是时候必须明确导师使用的导师职权规范了,“我们应对眼下颇为常见的利用导师职权把所带学生作为廉价劳动力,为自己项目(或公司)打工、侵犯其合法权益的情况加以约束。”

    在欧美大学,学校多鼓励教授创新、发明,但对教师在公司兼职和开办公司有明确规定:教师可在利用自己的知识产权创办的公司担任顾问两年,但之后必须做出选择,要么回校当教师,要么去企业;导师也要对所带研究生进行求学经费资助。但导师不能超越职权范围布置学生做与攻读学位无关的事,导师如果布置不相关的任务,将不属于导师职权范围。

    “但我国却很少有高校对此加以明晰。”熊丙奇说道,“当事人开公司,很多学生都知道,校方都没有察觉?”熊丙奇犀利地指出,说到底,目前高校对教师的考核,还是资源导向,导师能拿到多少课题、项目、经费是重要的考核指标,舍此之外,学校对教师的其他表现则睁只眼闭只眼,包括是否在校外兼职办公司,是否“更像一个商人,不太关注学生的利益”。

  [专家支招]

  建立对教师的监督机制 约束导师行为

    “扭曲的导师学生关系,显然影响了我国研究生培养质量。而今,一起‘研究生死于导师工厂’的悲剧,也是一种敦促:必须尽早调整由学校行政部门制订教师考核标准、实施教师考核的方式,对教师进行同行评价,从关注教师获得多少资源到关注其真实教育贡献;同时,还要建立对教师职权的监督机制,在学校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中成立独立的教师伦理委员会,让导师的行为得到更严密监督体系的约束,也让师生关系趋于正常。”熊丙奇呼吁道。

    不过,针对网上还有声音指责学生在校外工厂实验室实习的观点,熊丙奇不能认同。“只要做好规范,落实安全保障,并对学生成长有利的话,其实并无不妥。”无独有偶,同济大学发展研究中心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王雁也认为,如果是企业面向问题导向的一些科研项目,学生适当的参与,从人才培养角度的看还是有益处的,并不能因为这起事件而因噎废食,模糊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明确相应的责权利,落实规范,让学生在自愿认同的情况下参与课题,提升科研能力。”王雁说道。

更多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青年报》版权所有
国内统一刊号:CN31-0006 邮发代号:93-6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青年
   第A04版:焦点
   第A05版:城事
   第A06版:城事
   第A07版:城事
   第A08版:专题
   第A09版:专题
   第A10版:天下
   第A11版:文体
   第A12版:文体
   第A13版:文体
   第A14版:证券
   第A15版:财经
   第A16版:早知道
   第B01版:梦创周刊
   第B02版:创·人物
   第B03版:创·人物
   第B04版:创·视野
   第B05版:创·视野
   第B06版:创·视野
   第B07版:创·视野
   第B08版:创·资讯
职校教师每5年至少到企业一线实践6个月
聚天下英才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金山成立青年汇智营 区青少年发展规划让青年“发声”
少年儿童庆“六一”主题活动昨举行 《少先队员证》记录成长时刻
高考订车 明日零时起受理 出行须打“提前量”
导师?老板? 师生关系为何变异 导师职权有待规范
端午假期 增开57对临客 高速公路不免费
天气
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总第100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