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B04版:创·视野 上一版3  4下一版
 
版面导航

第A01版
头版

第A02版
要闻

第A03版
问政
 
标题导航
 
  2015年02月10日 版面导航 标题导航 返回本期头版
放大 缩小 默认
青年报记者探营沪上最早的“创客空间”
新车间打造科技DIY平台 为创客搭建“众创空间”
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本版摄影 青年报记者 吴恺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确定支持发展“众创空间”的政策措施,指出要构建面向人人的“众创空间”等创业服务平台,激发亿万群众创造活力,培育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各类青年创新人才和创新团队,带动扩大就业,掀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浪潮。

    成立于5年前的新车间,可以说是上海乃至全国最早的“创客空间”之一。青年报记者获悉:新车间目前已被纳入市科委的“众创空间”考评体系。市科委将根据绩效考评结果,以购买第三方服务的方式对上海创客空间给予资金支持。

    上周三晚上7点,青年报记者来到东海广场的新车间“探营”。  

    本版撰文 青年报资深记者 郭颖

    创客起初并不以创业为目标

    由旧厂房改建而成的新车间并不好找,但只要一问路,每个人都知道它的所在。因为每到活动日,便有众多男女老少聚集于此。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称:“创客”。

    “创客”是指酷爱科技、热衷动手实践、以分享技术和交流思想为乐的人群。乔布斯和沃兹尼亚克可以说是最早的创客。

    名为“新车间”,真的很像是一个车间:陈旧的厂房,水泥地、石灰墙,桌上零乱地摆满了各种仪器、工具。

    晚上7点到了,创客们陆陆续续进门。除了很多大学生模样的“技术男”以外,还有时尚女青年和中学生。每周三晚上,是新车间的公众开放日。新车间会提前在其网站上公布活动内容,创客们便慕名而来。

    新车间创始人李大维总是背着一个双肩背书包在一旁静静“旁观”,时不时有创客上前与他交谈,他的话也不多。这让他看上去不像个“车间主任”,更像是一个“IT男”。

    “新车间是一个创客空间,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组织。创客空间遍布全球,它们都具有实体空间并采用社区化方式运营。在这里,大家可以一同开展有趣的项目。”李大维告诉青年报记者:“新车间既是全国第一个创客空间,也是全球数百个创客空间之一。尽管每个创客空间都自主运营,但大家都秉承着相同的理念——在创作中寻求快乐。在创客环境中,大家可以捣鼓新技术,可以与团队一同协作,也可以参与国际竞赛,寻找并创造新的机会。”

    每月交100元,就可以成为新车间的会员,使用新车间的所有工具。新车间的会员没有年龄、职业、性别的限制,只要想玩科技愿分享的,都可以来。目前已经有100多名会员,勉强维持着收支平衡。

      为了好玩打造科技DIY平台

    2010年,出生于中国台湾的李大维在上海创办了国内第一家创客空间——新车间。

    李大维笑言,起初做这个车间,是为了给女儿玩,因为家里玩具太多,太太有意见了。此前,李大维从事的是软件应用的开发,后来有一段时间打算做个物联网的项目,这就需要足够多的硬件。随着家里硬件逐渐增多,太太更加不满。于是,李大维萌发了开办创客空间跟女儿一起“玩”的想法。在上海,他遇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新车间由此诞生。“后来我们决定把这个空间对外开放,让大孩子、小孩子一起来玩,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上海科技开发交流中心的林朔,很早便以私人身份成为新车间的会员。“新车间其实就是一个公共研发服务平台。现在不是流行烘焙、陶艺DIY什么的,新车间也是一样的,只不过这里提供的是给你进行科创的工具和材料,做出来的是科技新品。”林朔告诉青年报记者。

    在新车间,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里的外国人都用中文名字,中国人都用英文名字。创客,是被淡化了国界的。

    来自瑞典的李欧,5年前因为微软来到中国。两年前,参与了win8系统的研发。3个月前,他与合作伙伴一起来到了新车间。“现在人们过于依赖手机,我们就想做一个小东西,放在办公桌上,可以提醒你今天天气的质量,显示你有没有重要邮件,让你的生活更方便。”李欧坦言,从电烙铁到示波器,在新车间,可以找到一切他想要的工具,以及梦想:“我们刚从深圳回来,联系了很多工厂,谈硬件制作。”接下来,李欧和他的伙伴们想开一家公司创业,把梦想“产业化”。因为合伙人涉及3个“老外”一个中国人,具体的操作模式还要进一步跟律师沟通。

       从创新到创业水到渠成

    在新车间,创客们天马行空的作品“占领”了车间的角角落落。“这是我们会员做的沙发摩托车、吹散雨滴的空气伞、用自制3D打印机打印出来的3D打印机……”新车间的“管理”马晓燕是个志愿者,已义务管理新车间一年多,她属于SOHO一族,平时负责组织活动。马晓燕本身也是一个创客,墙角处一辆看上去有些“简陋”的小车,就是她和其他小伙伴一起做的“自平衡车”。“我们的食品打印机,上次打印了巧克力,但有点不成形,下次打印冰激淋试试。”马晓燕的建议引来了众多创客兴奋的欢呼。

    “自平衡车市面上已经有了,做的人很多,我们要做的就是通过不同的创作方式,达到不同的效果。”把这称为“黑技术”的设计师西蒙忻与马晓燕以及同是会员的工程师徐天皓从无到有,研发出了“自平衡车”。从电池到陀螺仪,所有的零部件都是从淘宝上买来的,成本总共是2500元。

    “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创客。创客的东西不一定是技术上的创新,很多时候是跨界的应用。”李大维举了一个例子:有个音乐学院的女生,一点技术都没有,但她有创意。在新车间其他创客的帮助下,创作出“有情绪的树”。“从表面看,这是一个普通的盆栽。但是,一旦有人靠近它,轻轻抚摸它的叶子,盆栽根部的灯光就会慢慢明亮起来,一直抚摸,还会有中英文的话语声,树的情绪会随着人的抚摸逐渐高涨。可一旦停止抚摸,人走开,盆栽立刻就安静下来。”但是可惜的是,这个充满创意的艺术品并没有批量生产。

    把各种创意开发成“生意”

    “创客不一定有兴趣会把自己的东西推出来。”由此,从新车间走出来的“创客”们,自己成立了公司,负责把各种难得的创意开发成“生意”。

    自称为“英式新上海人”的罗莉安就是其中之一。说得一口流利中文的罗莉安曾经是上海世博会英国馆的营运总监,这位地地道道的英国女子已经在上海工作、生活了13年。她创立的“凤巢联合创新空间”就是专门负责帮助“创客”们创业的。

    “任何创客空间都是一个开放、包容、热情的地方。在创客空间玩和学习的人都不会在乎彼此的年龄、性别、学科、专业背景,只要你带来一种愿意分享和学习、喜欢动手创造的合作精神,你就能够找到发挥你的想象力,提高你创新能力的机会。”罗莉安告诉青年报记者:“我们做的就是专门促进创客和公益机构的交流,将有想法的人和有行动力的人联合在一起,开创能够提升生活水平的新智能辅助科技。”

    “辅助科技”就是指运用科技的方法或研究科技的装置,协助老年人、残疾人,重建或替代他们的某些能力或身体机能,改善他们的生活品质。

    “世博会后,我加入了上海恩派社会创新发展中心,负责公益新天地的项目筹备。在做公益新天地的3年中,我接触到各种公益组织,感觉到他们服务的人群生活上遇到的困难。但是,对此有好方法的小型公益机构很难扩大规模。同时,我也发现上海有些创客已经在探索如何通过开源硬件实现一些能够提升残疾人生活质量的智能硬件的雏形,但是,要将之落地成为实际项目,仍需要一定的关键资源和支持。”因此,在公益新天地正式开园之后,罗莉安决定自己“公益创业”。去年3月,成立了凤巢联合创新空间。“我正在尝试建立一个更好的帮助公益创业者成长的环境,为创业者、想法和资源提供一个接口。”目前,罗莉安的工作就是专门促进“创客”和公益机构的合作,一起共创智能硬件辅助科技产品:“这些辅助科技产品涉及范围非常广,包括农业、教育业、医疗业等,潜力十足。”

    罗莉安认为这会是一个“双赢”的项目:一方面可以帮助创客小伙伴更好地研发产品满足弱势群体的需求。另一方面,能够促进公益机构的改革,从传统慈善接受捐款模式成长为可持续发展、可规模化的“自我造血”项目。

    对于年轻的创客,罗莉安建议:“希望他们选择开发能够提升残疾人、老年人生活质量的辅助科技产品。不要排除小众需求,如果从一种通用设计概念来看,也不见得只是个小众市场。或许以后,我们日常生活用的产品设计可以更加‘通用’,更加‘平等’。”

       用商业的方式推广创客教育

    作为新车间核心会员,“85后”艺术设计硕士石李珊发现,不少“创客”有想法但不会做。于是,2013年,她与李大维共同创立了一家专注于创客与教育的机构“小小创客”,将一些来源于“创客”的课件、教程嚼碎,教更多人“玩”。

    “小小创客的世界里,没有任何学科的界限,没有任何门类的划分,我们关注的是想法本身,以及如何将想法实现。”石李珊告诉青年报记者:小小创客希望通过“创客”的方式,将“创客”开放、平等、创造的精神发扬,让更多的人加入开放分享、开源硬件和互联网驱动的创客运动,推广自己动手的创客文化,面向“新工业革命”。

    事实上,石李珊并非“技术型”创客,当年加入新车间也仅仅是因为“懒”。“我喜欢养些花花草草小动物,可这些养起来也不容易,于是就想找到一种懒人也可以养好花草鱼儿的方式,后来在网上搜索到李大维老师有教这个的工作坊。”于是,石李珊抱着学习制作“鱼菜共生”小系统的目的来到了新车间,那是2013年8月。

    在新车间,石李珊收获了很多好朋友。“我喜欢做一些有设计感的东西,会得到这些朋友们的支持,当时有做过模仿人心跳和体温的娃娃。当我发现小朋友对心跳娃娃表现出特别的兴趣时,我更意识到,只有让冰冷的技术充满人文关怀,才能让创新真正走进教育和生活。”

    “创客”可以在“新车间”带一两个小朋友一起“玩”,但其他小朋友没这个机会,石李珊觉得应该有一个平台,让更多小朋友有这样一个玩和学的机会。2013年底,石李珊发起成立了“Make For Kids小小创客”,本着创客文化“开放分享”的精神,以“让孩子充分享受创造乐趣”为宗旨,致力于创客教育推广。

    没想到,这样一个课程运行得非常好,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进展神速。值得一提的是,刚开始石李珊只是想要往“创客”教育方向发展,但由于平台的性质,给了很多“创客”及包括新车间在内的众多创客组织发展的机会,自然而然地成了个人“创客”新想法的孵化器,小小创客起到了“创客文化”与各界交流的桥梁作用。

    “新车间会更多地在自己的圈子里玩,小小创客由于需要让更多小创客成长,帮助好的创客及作品更好地跟各界进行交流,无形中在跟各界一起塑造、界定着创客文化,使之以更亲和大众的方式生长。”石李珊认为:“政府愿意采购创客组织的服务,这意味着创客及创客文化已经被主流文化所接受,这更有利于创客文化在国内的发展。”

    科委:以政府采购形式资助创客空间

    “新车间里的创客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纯粹出于兴趣的玩家,另一类是有志创业的人。”市科委副主任陈杰表示,为了营造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市科委决定把创客空间纳入“众创空间”考评体系。由于上海创客空间的面积都比较小,考评标准不会照搬孵化器的标准,而是将根据其特点“量身定制”。

    考评揭晓后,市科委以政府购买第三方服务的方式,对创客空间给予资金支持。今年的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上海赛区)将邀请更多创客参赛,让创业梦想与资本市场对接。

    据悉,上海科委将主导100个创新屋计划。“这就相当于扎根于社区的创客空间,而且上海的很多学校都在建创新平台、创新实验室,其实这些都和创客空间的理念一脉相承,小小创客希望将这些空间运营得更好,给更多创客提供机会,造就更多小创客、优秀创客的诞生。”

       [相关链接]

    上海有7000多家创新服务机构

    经过多年来的努力与发展,上海的创新创业服务体系“孵化”着处于各种发展阶段的创业种子。青年报记者从市科委获悉,上海的创新创业环境正呈现出三大特色:

    国际化:充分发挥上海的开放优势,特别是上海自贸试验区优势,更加接轨国际的营商环境加速形成,为怀揣梦想、敢闯敢拼的创新创业者们提供了良好的事业平台和发展机会。截至2014年底,上海共有科技企业近3万家,其中2014年新创企业近万家;有374家跨国公司在沪设立研发机构。仅2014年就有超过万名海归在上海创业。德国、芬兰、以色列、韩国等相继在沪设立孵化器、创新中心。

    区域化:长三角地区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先进制造业基地之一,为上海的创业者提供了良好的“土壤”,也为上海创新成果辐射区域发展提供了重要载体空间,生物医药、集成电路、高端制造等产业正呈现区域集聚发展态势,区域协同创新体系加速形成。

    市场化:一批有实力的创新服务机构脱颖而出,树立了“品牌”、建立了“口碑”、创立了“模式”,如杨浦创业中心的“杨创模式”孵化器、盛知华公司的知识产权管理和技术转移运作模式、国内第一个创客空间上海“新车间”等。据不完全统计,上海拥有覆盖创新链各个环节的创新服务机构7000多家,从业人员近40万,科技服务总产出超过2000亿元。

更多


放大 缩小 默认
 
《青年报》版权所有
国内统一刊号:CN31-0006 邮发代号:93-6 新闻热线:61933111
   第A01版:头版
   第A02版:要闻
   第A03版:问政
   第A04版:城事
   第A05版:城事
   第A06版:天下
   第A07版:天下
   第A08版:专题
   第A09版:影像
   第A10版:文体
   第A11版:文体
   第A12版:文体
   第A13版:证券
   第A14版:投资
   第A15版:维权
   第A16版:早知道
   第B01版:梦想·创业周刊
   第B02版:创·人物
   第B03版:创·专题
   第B04版:创·视野
   第B05版:创·视野
   第B06版:创·资讯
   第B07版:青商汇
   第B08版:青商汇
新车间打造科技DIY平台 为创客搭建“众创空间”